进入
博川方案:通过解决土壤问题开展“拓荒行动”并使农产品提质增产为深度贫困乡村振兴提供了可能
2018/06/10

导读:

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的核心要素是改善农村特别是深度贫困地区的土地资源贫瘠、改善土壤的生产条件!博川方案就是通过解决各类土壤问题开展“拓荒行动”并促使农产品提质增产。此方案为深度贫困乡村的振兴提供了可能。

全国的脱贫攻坚工作已进入啃硬骨头的关键时期。

近日,习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和《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会议指出:“着力激发贫困人口内生动力,着力夯实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基础,着力加强扶贫领域作风建设,切实提高贫困人口获得感,确保到2020年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好基础。”

一、根本在耕地

精准扶贫乡村振兴核心要素是农村特别是深度贫困地区土地资源贫瘠,耕地占补质量严重不平衡,耕地总体质量下降,致使粮食生产能力不足,人多地少,耕地质量偏低、污染损毁严重正成为耕地保护面临的新挑战。

习总书记指出:“耕地是我国最为宝贵的资源。我国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们必须把关系十几亿人吃饭大事的耕地保护好,绝不能有闪失。要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依法依规做好耕地占补平衡,规范有序推进农村土地流转,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耕地。”

中国农村土地的持续撂荒,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在农村问题上,基于土地整合整治后,下一阶段的迫切性问题,就是土地的综合利用率的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农业现代化,和农业机械化,也还是停留于纸面的。农村的农田为何利用率偏低?为何大片撂荒?其实根本也在于目前的农业产值太低。

二、通过土壤质量提升让农民多产多收,才能激发贫困人口内生动力。

当前,我国的扶贫工作主要以党委政府主导、扶贫干部帮扶为主,一些贫困户最关心的问题是“政府能给我多少钱”,而不是“我该怎么做才能脱贫”,贫困群众内生动力明显不足。究其根本,主要是自然条件较差,土壤贫瘠,贫困户种地没有收入。因此,高质量的土壤让农民种有所收显得极为重要。

博川方案通过土壤质量提升等外部条件优化,实质性的激发贫困村民的内生动力,让贫困村民自己有迫切致富的志向,然后因势利导,把他们发动起来寻找致富奔小康的正确道路。

三、通过改善土壤生产条件,夯实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基础。

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决定性进展,六千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4%以下。然而,在一些基础条件差、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的贫困地区,返贫现象普遍。

博川方案提出通过改善土壤生产条件,着力夯实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基础。精准扶贫就是要为贫困地区、贫困村户谋划致富产业思路、找准富民产业作为突破口,坚持精准扶贫与转变贫困地区产业发展方式改善农业生产条件深度融合,博川方案提出通过改善土壤生产条件配合政府多元支持政策体系,采取社会和政府相结合的致富产业培育方式,将产业发展资金优先配置到具有特色优势致富产业领域,利用博川产业体系带动、鼓励和吸引更多企业到贫困地区投资创业,由被动“输血”变主动“造血”,既可帮助贫困人口提高收入,也可实现企业发展的战略延伸和可持续,释放贫困地区的市场潜力,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四、发挥土地生产要素在扶贫攻坚的大环境与施政目标背景下重要的角色。

国务院办公厅2018年3月27日国办发〔2018〕16号《跨省域补充耕地国家统筹管理办法》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域调剂管理办法》文件出台,是解决贫困地区扶贫资金的重大举措,对贫困地区是一项含金量极高的新政策。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改进耕地占补平衡管理办法,建立新增耕地指标、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域调剂机制,所得收益全部用于脱贫攻坚和支持乡村振兴。土地生产要素,在扶贫攻坚的大环境与施政目标背景下,终于能够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国土资源部明确深度贫困地区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可以与东部地区省份流转之后,流转的模式、路径均已明确。这对于解决双方的需求,都有很大的益处,发达地区发展的建设用地指标问题能够得到一定的缓解,深度贫困地区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的资金也增加了来源和保障。博川方案提出深度融入此中。

五、博川方案为深度贫困脱贫和乡村振兴提供了可能

博川集团与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共同组建的“国家盐碱地高效利用研究中心”,以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为依托,整合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组织、联合国联合国环境署、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以色列防治荒漠化国际中心、英国国际发展部、美国、加拿大、韩国和日本的治理荒漠化组织及国内有关部委、中国治理荒漠化基金会、中石油、中信银行、中科院、农科院、林科院、有关高校、部分实业公司等单位建立了合作关系。

该中心以强大的资金及科技优势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包括建立地质量修复提升研究中心、四荒土地产业项目投资、废弃土地整治、荒漠化土壤改良、盐碱荒漠地生态修复、耐盐碱水稻及农作物种植、特色经济林木栽培、国家级贫瘠土地特色经济林木长期育种基地、国家级耐盐碱长期林木育苗基地、草原矿山生态修复、农村废弃地复垦、农田土壤质量提升、土壤富硒地改良提升、垃圾填埋场修复、畜牧污染场地修复、水土保持、边坡绿化生态修复、城市生态景观治理、湿地生态系统、相关机械设备研发应用、新型土壤科技产业化示范、荒废土地综合治理技术体系与农、林、草、畜生态产业发展模式等,推动以土地质量提升为基础的新型农林产业、绿色生态健康农林业产业、新型科技材料及耐盐碱食品营养相关产业的发展,投资构建富硒功能农林产品科技研发全产业链及盐碱荒漠化弱碱产业试验示范区。

1、加强盐碱荒漠化和土地退化以及修复退化土地治理是各个层面上的社会责任和义务。负责任治理,在不同层面建立透明、可问责的治理机制。

2、进一步增强盐碱荒漠化以及土地退化对精准脱贫和乡村振兴重要性的理念和技术的前沿性直接性。提高能力建设以帮助农民在长期、可持续的土地经营上获得更多投资机会,并赢得回报。

3、对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做出实质贡献。加强协作协调行动,在激发贫困人口内生动力,着力夯实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基础方面实现共赢。

4、优化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域调剂及盐碱荒漠化治理的综合措施和行动方案。由于土地整理、盐碱荒漠化治理涉及跨部门问题,要加强政府各部门间从中央到地方的协调,多方参与,主动将综合措施、行动方案贯彻对接于《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和《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的方案中。

5、质量提升。应用新型科技开展高标准农田建设,实施耕地质量保护与提升行动,开展土壤改良、地力培肥、治理修复,遏制耕地退化趋势,提升耕地质量。确保治理的农地能够成为永久基本农田,让农民永续利用,长期受益。

6、共同创造和分享知识。农业土地治理依赖适用不同领域多学科的知识。知识在推动和实施土地效益的创新、以解决农业生态系统挑战的过程中发挥核心作用。通过共同创造的过程,农地质量提升综合治理效益将科学数据与生产者拥有的脱贫致富愿望、农耕传统、实用经验和本地知识结合起来。

7、协同效应。在设计农业土地质量提升系统的时候,博川方案考虑到其所有方面,比如作物、动物、树木、土壤,甚至还有社区的介入。在系统的不同部分之间建立协同效应有助于它们更好地发挥作用,从而改善土壤肥力和天然虫害管理,提高作物生产力。

8、效率原则。效率首先是不浪费资源。通过更高效地利用农业投入品(比如种子、土壤、能源、营养物),使农民增收能够使用更少的外部资源,减少成本和负面的环境影响。这对于保护农业珍贵资源、保护生态环境甚至是降低生产成本具有连锁反应。

9、循环利用。博川解决方案是土壤质量提升的核心。农业生产有很多要素,但相互关联性是其基本原则之一。若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则整个系统就会出现恶化。利用更少的资源来生产更多的粮食,意味着需要更好地利用已有资源。

通过模拟自然生态系统,土壤修复实践能够支持生物进程,推动生产系统内营养物、生物量和水的循环利用。这一循环利用的过程可促进各个层面的循环利用都是建立自给自足、可自行纠正的系统的关键。

10、产业链参与模式

治理盐碱荒漠化过程中社会力量的参与十分重要,博川以强大的资金和技术实力以及体系内必要的伙伴关系包括国际合作关系和战略联盟优势,形成全产业链方式参与的模式。

盐碱荒漠化防治与土地退化需要大量长期的资金投入,不仅仅需要中央与地方政府的财政拨款,还应鼓励多方参与,更需要社会资本加大投入力度,以确保对土地、水资源、森林资源合理和安全的修复使用,尤其在发展相关科学技术方面,包括早期预警、信息交换和相关能力建设等。


以上文章内容摘选:

凤凰新闻—新农业观察以及新农业汇评

瞿卫国:博川方案为深度贫困乡村振兴提供了可能

瞿卫国:提升土壤质量是从粮食安全到食物安全转变的关键

感谢作者!


•  END  •